環境荷爾蒙又稱「內分泌干擾素」(Endocrine disrupter substance簡稱EDS),一些人造化學物質污染環境後,透過食物鏈回到人體(或其他生物體內)。它可模擬我們體內的天然荷爾蒙,進而影響我們基本的生理調節機能,例如:模仿人體荷爾蒙的作用(如女性動情激素)、改變體內分泌荷爾蒙的濃度 、改變體內分泌荷爾蒙活性物的濃度,改變生育能力。

環境荷爾蒙對人體或野生動物之影響,會隨年紀或性別而有所差異,一般而言,對胎兒和新生兒影響最鉅。在胎兒發育階段,其將影響生殖系統發育及動物性別表現,亦會影響中樞神經系統發展,造成孩童學習能力低落、無法集中注意力等問題。

[以上引自《環境資訊中心》(2011):從塑化劑風波重新認識環境荷爾蒙

 

子宮不安全

本文摘譯自CNN(2010):Toxic chemicals finding their way into the womb

紐約市兒童環境健康哥倫比亞中心(Columbia Center for Children's Environmental Health in New York City, CCCEH)的科學家已經追蹤了懷孕婦女12年,以測量懷孕期間進入子宮的化學物質。這些婦女背著特製的背包、肩膀上掛著導管在城市裡跋涉。導管連到孕婦的嘴邊,將空氣吸入特殊的濾網,以測量她所呼吸的空氣。這個背包主要是用來測量車輛、殺蟲劑、日常用品中的化學物質所滲出的毒物。「我們分析了空氣樣本,發現所有的樣本都含有至少一種殺蟲劑和空氣汙染物,這真是讓我感到震驚」CCCEH主任暨哥倫比亞大學梅爾梅公共健康學院教授Frederica Perera博士說。「每一個樣本」。

不只是母親吸入有毒物質令人擔心。CCCEH的研究還指向母親將這些有毒化學物質傳給他們的寶寶。到目前為止,在背包中測得的化學物質與新生兒出生之後他們臍帶血中所發現的相吻合。這樣的發現促使Perera這樣的科學家質疑化學物質會影響子宮裡嬰兒的成長,他們對於有毒化學物質的抵抗力遠不及成人。

其他團體的小規模研究也在寶寶身上找到了常見的化學物質。「我們測量到子宮中嬰兒的血液包含數千種有毒的化學物質」非營利環保倡議組織「環境工作小組」(Environmental Working Group, EWG)的總裁Ken Cook說。「阻燃劑,以及消費者個人衛生用品、化妝品、洗髮精。名單很長」。EWG的研究在去年年底出生的10個嬰兒血液中平均找到232種化學物質。這些一般許多日常用品中找得到的化學物質,名單既長又眼熟,如洗髮精和潤髮乳、化妝品、塑膠製品、浴簾、床墊,以及像電腦、手機之類的電子產品。

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化學物質,有80%我們全然不知他們是否危害兒童的腦部、免疫系統、生殖系統、以及其他發育中的系統」。小兒科醫師兼Mount Sinai醫藥學院兒童環境健康中心主任Phil Landrigan博士說。「我們真是把自己搞得一團混亂」。

Perera和她的同事正在追蹤一些兒童從子宮、出生到他們生命中前幾年的發展。他們最近在《小兒科》期刊發表了一個研究,展現他們在寶寶臍帶血中找到的化學物質與日後IQ測試與發育之間的關聯性。「我們研究中有15%的兒童至少有一種發育上的問題」Perera說。在寶寶臍帶血中測得的化學物質似乎會有影響。濃度越高,IQ下降的幅度就越大。這個研究也在波蘭和中國的懷孕婦女上進行,而且獲得相似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