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時尚,快汙染

本文摘譯自Greenpeace(2016):Timeout for fast fashion

大量銷售,大量生產

紡織業原本就已經是全球最大的汙染源之一,服飾的大量消費更增加了紡織業的的衝擊。現在已開發國家的消費者擁有許多他們穿得完的衣服,而中國和印度正追隨這股潮流,更增加了衣服的消費量。

全球的服飾銷售量從2002年的1兆美元,增加到2015年的1.8兆美元,而且估計到了2025年將再增加到2.1兆美元。服裝的產量,從2000年到2014年增加了一倍,消耗了大量的原料。相較於15年前,現代人多買60%的衣服,而把衣服留在身邊的時間卻只有一半。

當然,這股過度消費的趨勢各地不同;2014年,北美平均每人一年購買16公斤的新衣服(大約等於64件t shirt或16條牛仔褲),而在中東和非洲則是每人2公斤。中國已經到達每人6.5公斤,超過全球每人5公斤的平均值,而且可望在2030年增加到每人11-16公斤。即使每個人購買的數量維持不變,中國和印度人口的持續增加意味著衣服的消費量將會持續增加。

線上購物的快速成長放大了快時尚的潮流,在美國 2016-2017 年線上購物預期有17.2%的成長。中國在2014年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線上購物市場,而時尚正是電子商務最大的一個類別。

時尚的環境衝擊

快時尚消費正把地球吸收溫室氣體、有害化學物質、和服飾廢棄物的能力推到極限,並且耗盡水源和土地資源。

為了生產和銷售越來越便宜的服飾,紡織工業開始遷移到勞工成本低、法令不成熟的國家。儘管媒體和NGO時常關注,這些國家的供應商的產能被推到極限,產生嚴重的環境和社會衝擊,例如以有毒的化學物質汙染河川、不安全的工作環境、和童工。

調查發現,從那些沒有禁用壬基酚(nonylphenol ethoxylates,NPE)的國家進口的衣服殘留有這類有毒物質。這些化學物質在清洗衣服的過程中會被去除,可能會污染我們的水域。單在英國,估計2011年有173公斤的壬基酚被排放到水裡。

聚酯(polyester)日益普及,快時尚才會有今天的發展。聚酯便宜,而且容易取得,目前佔我們服飾的60%。2016年大約有2100萬噸的聚酯用來製作服裝,比起2000年的830萬噸增加了157%。聚酯增加了快時尚對環境的衝擊。如果把把生產聚合物(polymer,譯註:聚酯的原料)計算在內,聚酯在2015年排放了2820億公斤的二氧化碳,是棉花980億公斤的3倍。

聚酯不容易被分解,衣服在清洗的時候會釋出合成微纖維(microfiber),最終流入河川和海洋。微纖維在進入水域之後會生許多影響,例如影響海洋生物的攝食行為,或吸附對人體有害的細菌。

時尚垃圾

專家估計,高達95%被當作垃圾丟掉的衣服可以再度被使用,如當成二手衣、把布料另作其他用途、或者回收再製成新衣,取決於紡織品的狀況。然而,多數的衣服是跟著家庭垃圾一起丟掉,最後進入掩埋場或焚化爐。這不只浪費生產這些衣服所耗費的大量資源,而且送進焚化爐或掩埋場的衣服會發散有害的化學物質和溫室氣體,製造更多的汙染。

在歐盟,每一年有150-200萬噸的廢棄衣物,只有10-12%品質最好的衣服在當地被當成二手衣販售,餘許多會被出口到開發中國家。在英國,一年54萬噸的舊衣服有70%會被出口,在美國則有53%(80萬噸)被出口。舊衣的出口從2000年開始急遽的成長,2014年有430萬噸在交易。

2000年以前,來自歐洲和美國的二手衣品質和價值都不錯,不過現在情況已經有了改變。許多舊衣服質料很差(因為採用較多的合成纖維或將聚酯和棉花混紡)而沒有再出售的價值,而且當成二手衣販售,還得和中國出口的新衣服競爭。此外,不是所有出口的衣服都再被人穿在身上,研究顯示在印度只有30%的二手衣適合再出售,其餘的被再處理成紗線做成便宜的毯子或絕緣隔熱的材料。

為了保護當地服飾產業的生產和發展,非洲、南美洲、和亞洲有42個國家限制舊衣服的進口。

二手衣的銷售系統正處於崩解的邊緣,有一部分原因是便宜的快時尚衣服的質料很差。英國紡織品回收協會主任Alan Wheeler說:「如果衣服的品質持續低落,國際二手衣需求會繼續縮減,而且回收再利用的科技也不會實現,到時候我們將會有二手衣危機。屆時,我們那些便宜的舊衣服就完全沒有地方可去」。

回收的迷思

衣服如果沒有被當成二手衣,那可以做甚麼用?越來越多的衣服是以聚酯或混紡製成,用來做成抹布或絕緣材料的低品質衣服就會增加。然而,向下回收(down-cycling)只是短期的解決方式,終究這些破布和絕緣材料也會變成垃圾。

終究,我們還是得(1)創造一個封閉循環的系統,將纖維回收再製成可以生產新衣服的原料,(2)減少我們消費衣服的數量,買真正有需要的衣服。

目前,創造一個紡織品回收的封閉系統還不可行。即使回收棉花和羊毛已經行之有年,不過品質還不夠好。回收合成纖維的限制很多,目前只有幾家公司用化學方法回收合成纖維。儘管許多人對化學回收感興趣而且許多研究正在進行,不過目前沒有一種方法適合商業化。主要的原因是,透過化學方法回收纖維,價格比起以原物料生產來得高。

混紡布料的回收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技術上的問題包括:

  • 衣物的複雜性。許多衣服是由多種纖維組成,用不同的材料縫製和裝飾。鈕扣、拉鍊和其他非織物的部分需要先被去除才能進行加工,而且染料、腹膜、和圖案的印製都帶來其他的問題。
  • 越來越多的紡織品混和不同的纖維。拉起來感覺像羊毛布料,很可能包含50%的和纖維,如尼龍或纖維膠(viscose)。這些混合的纖維如果沒有先把不同的纖維分開,就無法進行化學回收。把酯棉混紡分離在技術上雖然可行,不過目前仍在實驗的階段。其他的混紡纖維,尤其是那些含有氨綸的(elastane,譯註:讓布料具有彈性),問題更多。

把衣服穿久一點

最簡單的辦法是把我們衣服穿久一點。照顧他們、修補他們、重新搭配、與朋友交換讓他們繼續傳下去。增加衣服的壽命就是在降低他們的環境衝擊。以溫室氣體來說「衣服的壽命從一年增加為兩年,可以減少24%的碳排放」。同樣的,購買二手衣。每取代一公斤的新生棉花可以節省65千瓦的電力,取代一公斤的聚酯可以省下90千瓦。

時尚品牌和製造商必須負起更大的責任,將快時尚轉換成重視地球資源的系統,以及顧客的關切和需求。我們要設計高品質的衣服,耐用、符合顧客需要、而且可以修補和繼續使用,而且衣服的壽命結束時可以完全被回收。促成這樣的改變需要新的商業模式,包含製造、零售、服務、再利用和回收,這些也會改變消費者對服飾產生新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