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保護協會於2011年發起「愛鯊DNA檢測計畫」...全台16縣市志工到各大攤販、市場採集鯊魚肉樣本,再與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合作,進行DNA生命條碼解碼分析。結果發現台灣民眾愛吃的鯊魚煙、魚翅中有9成8的鯊魚種都是屬於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動物紅皮書的近危種,屬於易危、瀕危的鯊魚也超過5成。

「台灣名列全球鯊魚的第四大國,也是魚翅的主要消費國。」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員陳昭倫指出,在成功驗出的548份樣本中,研究人員透過DNA序列發現共有20種鯊魚,其中19種都名列紅皮書,其中紅肉丫髻鮫、白肉丫髻鮫、烏斑白眼鮫和大白鯊都被列為瀕危物種,在許多海域都已公告禁捕,竟在台灣的菜市場出現。

「一隻被歸為『鯊條』的小鯊魚在漁港以40元兜售,還附贈3條小魚。但這隻鯊魚寶寶在其他海域可能是易危或近危物種,卻因為台灣的分類混亂,漁民不知道這是什麼魚,就將之隨意賤賣。」

[以上引自《台灣醒報》(2013):吃垮海洋生態,台灣獵捕鯊第4國

鯊魚煙,閹生態

本文摘譯自 Inside Science(2013):Threats To Sharks Threaten Entire Ecosystems

世界上,大部分地區的鯊魚正岌岌可危。儘管透過適度的管理,某些地區的鯊魚數量獲得穩定的控制,但依然遠低於數十年前的水平。而在其他區域,過度獵鯊行為(導致生態失衡)仍是許多海洋物種主要的危機。根據近期統計,漁業每一年捕撈大約一億隻的鯊魚。

而鯊魚需要十年或十年以上才能達到成熟期,加上繁殖率低──許多品種的鯊魚每一年僅產下少於數十隻的幼鯊──如此漫長的生長週期無法支撐現今鯊魚的捕撈率,未來鯊魚的數量將會持續減少。

然而我們為什麼要關心鯊魚捕撈的問題?對於整個海洋,甚至是捕撈其他非鯊魚物種的漁業來說,這又意味著什麼?透過陸上研究,我們知道當大量的獵食者消失,整個生態系統將會失衡,而生態系統的失衡勢必會對動物及人類造成負面的影響。若今日,一樣的事情發生在海洋生態中,我們需要做的不僅僅是中止鯊魚的減少,還必須找出方法恢復鯊魚的數量。

在過去十五年中,我與同事致力研究位於西澳大利亞鯊魚灣中虎鯨的重要性。為什麼我要環繞半個地球呢?答案很簡單,就是這裡的鯊魚生態系統相對完整。此外,鯊魚灣擁有了世界最大的海草床(seagrass beds)。海草對人類賴以維生的魚群及貝類來說非常的重要,因為海草提供它們棲息地。而且,海草床能夠吸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對氣候變遷產生一定的幫助。透過在鯊魚灣的研究工作,我們可以了解虎鯊在此扮演的角色,以及如果虎鯊消失,海草和鯊魚灣會發生什麼變化,而這讓我們得以預測其他過度捕撈鯊魚的地方會發生甚麼事。

在鯊魚灣,我們不只研究鯊魚,也研究海豚、海龜和海牛等鯊魚獵食的海洋生物,以及更廣闊的生態系統。我們的研究顯示,虎鯊對鯊魚灣生態系統有極度的重要性,但不見得是你想像的那樣。真實的情況是,以海草為食的海牛及海龜為了避開鯊魚,使得海草免於被過度啃食。

這個生態系統是這麼運作的:虎鯊喜歡在灣內的淺水區獵食,而此處正是海草生長旺盛地點。為了避免淪於鯊魚的獵物,海龜和海牛通常都會避開這個區域,使得此處的海草生長茂盛,提供人類捕食的小魚和貝類作為棲息地。在鯊魚數量較稀少的地區,海草因為被(海龜、海牛)過度啃食,而無法支撐大量的魚類及貝類。這代表如果海灣失去了虎鯊,海草也將會消失殆盡。

海草的消失帶來的負面結果,不僅是投射在魚群和漁民身上,甚至也會對海龜和海牛造成影響。除此之外,這也會導致大量的二氧化碳重新回到大氣中,不再被海草儲存。有證據顯示,某些地區,虎鯊的消失正對海草造成傷害。

在百慕達和印度洋,由於鯊魚數量的減少,海龜過度繁殖導致幾乎所有的海草床完全消失。然而虎鯊的重要性不止於對海草的生態系統,根據近期的研究指出了這個可能性──健康的珊瑚礁也需要虎鯊的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