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年,我開始不喜歡夏天,因為炙熱的天氣離開冷氣房總是讓人猶豫。夏天做甚麼都不方便,尤其去海邊。

原本以為天氣越來越熱是我變老、對於環境適應力降低的主觀感受,直到今天看到科學數據,才知道氣溫已經連續三年創新高。果真是個炎炎炎夏日!

根據美國國家航太總署(NASA)及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的獨立分析,2016年是自1880年最早開始有現代氣象紀錄以來,全球地表溫度最高的一年。

2016年全球平均氣溫比20世紀中葉的平均值高出華氏1.78度(攝氏0.99度)。這是連續第三年地球表面溫度創新高。

NASA的科學家研究分析,2016年的氣溫延續長期以來暖化的趨勢。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透過獨立分析數據,同意2016是有紀錄以來最溫暖的一年。

由於氣象站的位置和測量方式隨著時代改變,因此對於全球平均氣溫年度差異的解讀存在著不確定性。然而,即使把這個因素考慮在內,NASA以95%的確定性估計2016是最溫暖的一年。

「2016年是這一段升溫中連續第三個創下紀錄的年份。我們不希望每年都出現新紀錄,但長期暖化的趨勢非常明顯。」戈達德空間研究所(GISS)負責人加文·施密特(Gavin Schmidt)說。

從19世紀晚期至今,地球平均地表溫度已經升高華氏2度(攝氏1.1度),而這樣的變化主要肇因於排放二氧化碳及其他人類製造的廢氣至大氣中。

氣候暖化主要出現在過去35年,而最暖的17次紀錄中有16次發生在2001年後。

厄爾尼諾(El Niño,聖嬰現象)和拉尼娜(La Niña,反聖嬰現象)會提高或降低太平洋熱帶地區的溫度,導致全球氣流及氣候模式的改變,造成全球平均氣溫的短期異動。 聖嬰現象的升溫影響了幾乎整個2015年及2016年第一季。研究人員估計,此事件使太平洋熱帶地區升溫,並直接導致2016年全球氣溫上升華氏0.2度(攝氏0.12度)。

NASA的分析整合了6300個氣候觀測站、船舶、海洋表面溫度觀測浮標、以及南極研究站的氣溫數據。這些原始數據透過演算法進行分析,考慮了全球各地觀測站間的不同距離,還有可能影響結果的城市熱島效應。這些計算對全球平均氣溫差異的估計以1951年至1980年為基準。

NOAA科學家採用許多相同的原始氣溫數據,但與NASA作法相異的是,他們以不同期間作為基準,也以不同方法分析極地區域以及全球的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