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具」是非常常見的海洋垃圾。根據荒野保護協會的國際淨灘行動成果統計資料,2015年十大海洋廢棄物中,漁業設施排名第二,僅次於塑膠瓶蓋。

從小在基隆長大、愛吃海鮮的我,對於近年來餐桌上魚的種類和大小特別有感覺。許多我小時候愛吃的魚,如馬頭魚、白鯧魚、白帶魚、肉魚,現在不是已經很難買到,就是體型很小。相較於我印象中的魚,這些是名符其實的「魚兒」。我常想,連這麼小的魚都在抓,明年還能抓甚麼。

漁具多,是因為漁事多,而漁業背後的驅力,就是我們的飲食習慣。我們的魚源真的已經大不如前,請謹慎吃魚。為此,中研院邵廣昭、廖運志老師特別編纂了《海鮮指南》,把海鮮分成建議食用、想清楚和避免食用三類,供大家參考。

過漁與過小的魚
東北角剝皮魚輓歌

以下摘引自環境資訊中心(2015):誰吃光了我們的魚?東北角剝皮魚輓歌

今年7月中旬後北部各地漁港紛傳捷報,不止基隆,金山、萬里、澳底也紛紛出航捕撈剝皮魚,各港口停泊卸貨的剝皮魚幾乎以噸計量;但體型清一色都是不及20公分的小型幼魚。難道漁民、商販、消費者不覺得這魚太小嗎?

對於看老天臉色吃飯的漁民來說,能出海的天數寥寥可數,加上環境變遷以致不少漁場產量都受到縮限,導致多數漁民抱著「有什麼抓什麼、抓什麼賣什麼」的心態;提到禁漁永續時,則是「我不抓,還有別人會抓!憑什麼要給別人賺?」、「這個時節就是只有小魚,價賤多跑幾趟就回本了」的辯駁。

對於商販而言,「魚」不過是件商品,各種尺寸均能找到銷售管道,剝皮魚每斤可賣到百元、小剝皮魚就賣百元以下!無食用價值的體型則可賣給工廠業者,以加工成紅燒魚罐頭或魚粉飼料;筆者於基隆望海巷漁港的路邊攤詢價時,更出現每台斤十元的離譜價格。

對消費者而言,海鮮以新鮮便宜、美味好處理為首選,對環境的友善永續反倒就是其次了。

秋天的魚 夏天就捕光了

「夏天白帶、秋天剝皮」這是老天恩賜給東北角漁人們的瑰寶,十多年前的剝皮魚是又大又多。只要秋天一到,剝皮魚必定準時報到,隨即東北角海岸線湧入人潮搶釣剝皮魚,也為當地商家們帶來意外的觀光收入。同時讓飽受東北季風肆虐,難以出海的漁民們得以溫飽。

其實今年的濫捕剝皮魚幼崽事件,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筆者常拜訪的基隆市崁仔頂漁市場,每到春末夏初之際總是堆了一簍又一簍的剝皮魚幼崽,連頭帶尾不會超過手掌大。看似魚滿豐收,但其實魚體過小、產量過剩,往往是看的人多、買的人少!往往以每台斤30元不到的賤價傾售。對比秋季報到的成魚帶來的經濟效益,實在令人不勝唏噓。

永續海洋與經濟收益觀點來看,濫捕體型過小的未成年魚無疑是殺雞取卵、短視近利;而老成的個體也應當釋回使其繁衍同樣具有基因的下一代,我們應當選擇是中間值的性成熟成魚,牠們既有細嫩肉質也有成魚風味,更重要能讓牠們還有繁衍下一代的機會。

我國目前有關漁業尺寸規範,僅有103年公告的「沿近海漁船捕撈蟳蟹類漁獲管制措施」,規範甲殼寬過小以及受精卵抱於體外腹側之母蟹不得攜回入港或持有;但礙於無有效稽查制度,仍可發現違規蟹體流入市面販售。

如今氣候變遷、棲地汙染的環境下,漁業科技的進步遠超過海洋生產力,過漁濫捕無疑是弊大於利。東北角剝皮魚輓歌前奏曲已響起,終有一日剝皮魚的滋味將只會是回憶與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