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活鵝身上手工拔下的羽毛是最值錢的,因為透過機器從死鵝上拔毛會影響羽毛的品質。

品質較好的羽絨通常取自鵝胸一帶,而不是翅膀和頸後較長的羽毛。胸部一帶柔軟的羽毛每公斤高達22英鎊。相反地,機器從死鵝拔下來的羽毛只值1.6英磅。

一隻鵝可以拔出150公克左右的羽絨,足夠填滿一個枕頭。一件大衣則需要3-4隻鵝的羽絨量。

國際動物慈善組織Four Paws觀察員Marcus說:「這些羽毛賣給中間商,中間商再將活拔和機器拔下的死鵝羽毛依照客戶要求的品質做不同的混合。一個中間商告訴我這有點像是毒品交易,你可以從品質最高、最純淨的開始,也就是活拔的羽絨,然後依照買家的需求,往下削減品質和價錢」。「製造商不可能確認他們使用的羽絨是否涉及虐待動物。」

以上摘譯自Mail Online (2012): Feathers ripped from birds' backs and gaping wounds sewn up with no pain relief: The barbaric cost of your winter coat

活拔的鵝絨最值錢

[以下摘譯自CBS News (2016): A foul truth behind the down in pillows and comforters

雖然大多數的零售商和供應商都意圖確保他們的供應鏈中絕無活體拔毛,但美國善待動物組織(PETA)公布一段令人憂心的視頻,去年秋天他們花一個月深入中國十幾個鵝場臥底調查。中國供應全球大約百分之八十的羽絨。

「現場怵目驚心,難以描述。」拍攝影片的PETA員工以匿名的方式告訴美國媒體《CBS MoneyWatch》,他們表示最初來訪中國是期望活體拔毛的做法已逐漸消失,但沒想到這種殘忍的手段仍持續,且在業界似乎不是秘密。

「目擊者在農場裡發現鵝群被當場活生生剝掉羽毛,而農場提供貨源給那些獲得認證的羽絨供應商。這些羽絨製品被銷往世界各地,販售給不知情的消費者。」PETA公司事務經理Anne Kellogg:「這項發現顯示,僅從外觀我們無法得知羽絨來源是否為活體拔毛。」

一位PETA員工說:「我們造訪11個農場,且多次回到那裡,確保先前目睹的活體拔毛不是偶一為之的事。我們在其中一個工廠待了8個小時,想要討論、參觀和了解活體拔毛並不困難。他們覺得這些動物微不足道。」

經過調查,PETA指出包含Lands' End、Eddie Bauer,還有Hollander Home Fashions等品牌,其供應鏈皆有活體拔毛的農場,儘管這些業者已加入責任羽絨標準(RDS) 來確保羽絨不是來自活體拔毛。

PETA表示,二月、三月和四月的通話紀錄顯示了被揭露的這幾家農場和某些中間商之間的關係。這些中間商就是Hollander Sleep Products、Down Decor以及另一家Allied Feather & Down上游(貨源)的羽絨供應商。

活體拔毛的鵝通常會被留下活口,待他們重新長出羽毛後再進行拔毛,這使得羽毛體積變得更大,保暖絕緣效果更好,重量也較輕。

[以下摘譯自 PETA (2016): Exposed: Despite 'Responsible Down Standards,' Farms Still Live-Plucking Geese

2012年,PETA釋出一段工人活剝鵝毛的視頻後,接下來幾年,許多業者面臨失去消費者信心的窘境,因此提出一道國際標準,聲稱能夠保證所謂的「責任」及「非活體拔毛」羽絨。但是當PETA組織深入這些有「責任」認證的公司背後的羽絨農場,卻發現了殘忍的虐待事件,不禁使人質疑標準何在,這些令人不安的證據也動搖了消費者對於所謂「責任」的定義。

你知道世界上有百分之八十的羽絨製品,像是外套、睡袋以及寢具等,皆來自中國嗎?PETA組織拜訪了散佈在全中國的養殖工場,親眼目睹各種取得鵝毛方式:工人們在鵝群意識清醒的狀況下,將牠們的羽毛活生生拔下,造成牠們渾身都是血淋淋的傷口。許多鵝不斷恐懼痛苦地掙扎、哀號,有些則是害怕地顫抖癱軟在地。

為避免鵝逃跑,工人踩在牠們的翅膀和脖子上,將牠們的腳緊緊綁在一起。他們甚至在拔毛時,勒住鵝的脖子。在毛被拔禿後,這些鵝哀號著跑回自己的同伴身邊。

不僅於此,養殖工場裡受傷或生病的雞鴨鵝只能緩慢痛苦地等待死去,並任由死亡的雞鴨鵝腐爛在箱子或池塘中,或是像垃圾般被扔到外頭。

在廣告中,「非活拔產品保證」以及「責任羽絨標準」(RDS)等國際認證,向消費者承諾他們購買的產品不會含有活拔的羽絨和羽毛。然而,當調查人員和這些所謂「責任羽絨」及「非活拔」的供應商聯繫時,這些業者卻承認販售活拔的羽毛,其中一名買主甚至誇耀自己誤導消費者。

這些業者知道如果公開產品是來自活拔的羽毛,多數消費者絕對不會買。一名羽絨產業代表表示:「我們對外都是宣稱屠宰以後才拔毛,如果你說是活拔,沒有人敢買。」然而,他們解決問題的方法卻暗地裡進行活拔,表面上將產品誤標,如此一來消費者就會繼續購買。另一名代表則承認:「多數的組織都說活拔是禁止的……所以不是公開進行的。」

調查人員於一養殖工場目睹工人進行活拔作業,在鵝身上留下了血淋淋的傷口,養殖工場經理承認提供活拔羽絨給六安的海洋羽毛有限公司——一間擁有責任羽絨標準(RDS)認證、非活拔保證的公司。海洋羽毛販售羽毛給Hollander Sleep Products,這家公司再提供寢具用品給Sears、Costco以及Amazon等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