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產業一年兩季的傳統已經被大型服飾連鎖店的30-50個迷你季(mini-seasons)取代。遠在印度、布達佩斯、柬埔寨的剪裁工廠必須對歐洲辦公室所做的設計變更作出超迅速的回應。臨時一通堅持鈕扣必須拿掉的傳真,就足以讓一家規模不大、管理不善的工廠陷入恐慌。第三世界的工廠決不會對西方的零售強權說他們的訂單強人所難,所以工人們就是得照單全收把工作完成。

英國時尚企業的買家們專注於壓低價格,並且讓他們最新款的短褲在相關名人還在穿的時候盡快上市。他們也跟全球數千個供應商交涉。一家實際上只能生產2萬條牛仔褲的工廠可能被一張突如其來的50萬訂單淹沒。他們能做的,只有把訂待在外包出去,給其他條件更糟的工廠。

當時尚媒體報導道德議題時,他們通常是指伸展台模特兒應該多吃一點,而不是成衣廠的勞工該怎麼吃。

[以上摘譯自The Guardian(2010):Britain's appetite for fast fashion is pushing workers into starvation conditions

時尚血汗勞工

以下摘自德國紀錄片《牛仔褲的代價》

我們來到了這家為Kik生產9.99歐元牛仔褲的 「興泰服裝廠」,負責人強拉森李:「當時我想,這個價格我實在太難接受了,不可能的任務,我們必須在4美元也就是3歐元多一點的價格生產出一條褲子,我們的委託人不願意付更多的錢...我想盡辦法在各個環節省錢,從原料到漿洗,就為了不超過這個價位...要從我們的客戶那裏爭取到一個好價格實在太難了。」

每條褲子李老闆會從Kik得到3.10歐元,而這些工人能從中得到的,就很少了。因為李老闆要從這3.10歐元裡扣除布料、線絲以及洗滌店的支出,他甚至沒有太多錢去維護縫紉機。

工人陳林:「我每天工作15個小時,有的時候16個,中午我休息一個小時,早上8.00開始工作,然後至少到晚上11.00」。...工人們連續工作30天,每個月只有一天假期。「所有的東西都越來越貴了,一斤豬肉都賣到了16塊錢,蔬菜的價格也漲了一倍,上漲的物價要吞光我們的工資了」。換算下來,他們兩個人一個月能賺差不多300歐元,他們每個月都希望,他們寄回家的前,足夠留在鄉下的父母和女兒使用。

老闆唐先生:「目前在牛仔褲上是賺不到錢的,勉強能餬口而已,客戶們還經常製造麻煩,這裡你剛剛和他們談好一條褲子40塊錢,他們又突然告訴我們,這褲子只付35塊,無緣無故的,就這麼少了5塊錢」。很多歐洲和美國的客戶付給他的單價少於4.30歐元,這樣的話每一分錢都很重要了。

在這個工廠也明目張膽的進行著噴砂處理。德國紡織企業多次的保證,他們將禁止供應商使用這個方法。但是他們當然也無法完全確定,這是否會被執行。這是紡織品工業的躲貓貓遊戲,被問起的話,這永遠都是供應商的錯。